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22/05/08, 13:55 | 我思我在 | (707 Reads)
undefined

  大約一千八百年前,東漢的張衡發明了地動儀,預測地震的發生,希望能避免人命的傷亡,財產的損失。

  天災不可怕,人禍才可怕!
  一九九四年,美國洛杉磯大地震;一九九五年,日本神戶大地震;一九九九年,台灣大地震;二零零八年,四川大地震。
  用迷信的眼光看,天生萬物以養人,人無一善以報天,天譴啊!天譴啊!有科學的頭腦,undefined 地震只不過是地殼板塊的移動,恐龍時代已用,今天有,往後還有。地動山搖時,是聽天由命,罪己尤人?還是人定勝天,抛開成見,跨越國界,共同救死扶危?面對地震災難時,一心之轉,可以看出一個國家民族的素質。

  李怡先生說:「從早熟的童年開始,經歷抗戰、內戰的苦難,筆者總忘不了艾青的詩:『為甚麼我的眼睛常含淚水/因為我愛這土地愛得深沉』」。
  我相信不僅李怡先生經歷了苦難,他的祖輩們也吃了不少苦。因為自鴉片戰爭以降,中國近代史就是一部苦難史。有因必有果,中國近代史的不濟,稍有點歷史觀的人都知道早在明朝已種下了禍根。
  數風流人物,還看今朝!無可否認,中國共產黨處理危機的能力,一次比一次聰明和理智,共產黨在進步。
  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先生理工科出身,數學好,自稱已研讀了不少西方著名的經濟學論文。前美國聯儲主席格林斯潘拜見他和前總理朱榮基先生時,也驚嘆他倆知識的淵博,對市場經濟的深入認識,更稱讚周小川先生一口流利的英文,頂呱呱。可見共產黨的學習能力很強。
  在共創合諧社會的前題下,如何尊重不同個體的奇思異想、古怪行為(individual initiative),激勵創造性的破壞(creative destruction),為中華文化注入永恒的動能,是中華民族的巨大挑戰。

        李怡:災 難 頻 仍   積 德 消 災
        蔡子強﹕天譴論?……一個人本主義者的反詰



undefined

  閱讀是批評別人的文章,寫作是接受別人的批評。
  理性、有科學精神的批評,不是惡意的謾駡,才能百家競放,諸子爭鳴,文學的興盛得力於自由開放的社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