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16/08/06, 11:31 | 教育 | (673 Reads)
教統局局長李國章先生李國章教授:
  你好!我叫蔡小軍,兩年前畢業於香港教育學院,現為代課教師。
  我曾經寫了一封信給董建華先生,不計個人得失,讓教育界隱藏的污垢曝光(請李教授先看看)。可是事隔多月,教育界的偽君子,仍然不知收斂,繼續造謠抹黑。我說過甚麼話,做過甚麼事,他們都知道,彷彿我廿四小時都被監視著,加上無知愚昧之徒的幫嘴議論,營造了一種恐嚇的氣氛。

  面對教育界的無賴所製造的事端,我要質問他們,我說過的話,做過的事,傷害過甚麼人?我說過做過的一切,從對蠢夫愚婦的笑罵,到夜半失眠時的長嘯高歌,如果那些無賴都知道,那麼他們必定從事違法的監聽偷拍,犯了刑事罪,否則他們無中生有,犯了造謠中傷罪。李教授是香港教統局的局長,面對教育界的無恥行徑,是不應該迴避的。
  當周遭的人議論我時,我不禁地苦笑,這些人大都跟我素未謀面,甚至從沒有跟我說過話,但是他們批評我時,很起勁。然而議論我的人是膚淺的,從不自問,為甚麼有人肯花大量的金錢和時間,從事跟蹤、竊聽和偷拍?我的一舉一動,我的過去,忽然間起了價值,有人不惜用特務的手段,去掌控,去捏造,再利用人們的無知和愚昧,幫嘴叫囂,從而遮掩自己的黑心和犯下的罪行,暗中謀取利益。
  李教授說得好,錢是很重要的。可是香港教育學院有一小撮人不專心教好書,又不專研學問,照拿薪水。尸位素餐之餘,又怕別人揭穿他們魚目混珠,濫竽充數,因此,他們不務正業,在教好書和專研學問外,攪風攪雨,在風波裏,突顯價值,隱蔽自己的無能。他們手拿搞屎棍,口喊愛的教育,一幅捨我其誰的模樣。可是他們沒有出過一本具原創性的好書,激發學生的思維;沒有寫過幾篇感人的文章,令學生奉為圭典,一讀再讀。他們經不起學生的問難,只喜歡「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」的乖學生和傻小子,對於那些「吾愛吾師,吾更愛真理」的搗蛋鬼,和那些「我是好學生,但不是聽話的學生」的頂心頂肺的劣徒,他們罪之為多嘴、好辯的壞學生,是要用搞屎棍棒殺的,嘴巴不再喊愛的教育,因為「對依種人,唔駛禁好」。
  我從不否認我有神性和魔性,跟浮士德同屬一類人。在做學問、求知識和辨真理的路途上,對於有真材實學的大師,我不僅五體投地,更希望有機會能踵武他們的步子。很不幸,在香港教育學院做學生時,我成了搞屎棍們鬥臭的對象,成了喊「對依種人,唔駛禁好」者的肉中刺。從香港教育學院畢業後,兩年來,那些拿著搞屎棍,口喊愛的教育的所謂教育工作者,對我蜂起攻之。我很想李教授生知道他們的陰謀鬼計,無所不用其極,可是對香港的教育改革,亳無建樹,更是成事不足,敗事有餘。以下就是我羅列他們的主要醜行:
  (一) 挑撥離間,朋黨相奸,暗中取利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教院時,有楊姓老師悄悄地在我耳邊說:「他們的博士學位,是用錢在海外的野雞大學買回來的。」雖然我沒有睬他,但是令我皺眉的,是那位楊姓老師,後來跟在野雞大學鍍過金的老師成了戰友,我成了他們的敵人。
  在教院寄宿時,我投訴有些寄宿生,夜晚時,好吵鬧,不讀書,校方沒有妥善處理,有楊姓老師一面暗示我教訓吵鬧的寄宿生,一面示意讓我轉住導師房。我沒有理他,結果吵鬧的問題沒有解決,愈演愈烈,悲劇收場。
  有身為教院教師的,追不到女孩子,覺得沒有面子,挑撥慫恿新的追求者,在地鐵站跟我碰面,向我挑釁,迫我退讓,在地鐵車廂內幾乎變為武鬥。
  從以上可見,挑撥離間,不是搞屎棍一時的衝動,實是求生謀利的計倆。我讀大學受軍訓時,軍中有被稱作老油條的,老油條面面俱圓,左右逢迎,愛佔別人小便宜,但是他們沒有破壞性,沒有傷害性,有時頗具娛樂性。搞屎棍是老油條的變種,基因異變後,只有魔性,沒有人性,在別人的血淚中求利,是老狐狸。
    (二) 職業封殺,剝奪生存權。
  我在學校代課教書時,一些不明事理的教師被利用,助紂為虐。有的教師刻意刁難,使我教學不得順暢;有的向學生中傷我,想學生說我的壞話;有的在我背後竊竊私語,訕謗我,大多毫無根據,只是道聽途說。
  他們刁難、中傷和訕謗的內容,罄竹難書,但是我無意回溯。他們背後的動機,我也不想猜度和深究,他們必竟是別人手中的工具。最可惡的是背後的操控者、攪屎棍,惡毒地想把我從教育界踢走。
  就算我離開教育界,攪屎棍們心裏竊笑之餘,仍要耍威風,不能「就錦放過佢!」。我離開香港,到臺灣碰運氣,找工作機會時,和在深圳從事地產工作時,攪屎棍還纏擾不放,向我遇見的人偷偷地搬弄是非,對我先揚後抑,破壞我的形象,阻礙我找到好的工作。
  攪屎棍對我窮追猛打,要以我的潦倒作為勝利的花環,然而二年來,雖然我站不起來,但是也沒有倒下。當我有重生的機會時,很無奈,又有攪屎棍虛偽起來,狂叫:「冇我,佢有今日!」。
         
(三) 禁止自由戀愛,棒打鴛鴦。
  愛情是美好的,是兩性相悅之情的真誠流露,令古今男女寤寐想往。愛情又常涉及第三者,有失戀的苦果。面對愛情的失意,看看古人如何處理。
  漢樂府〈陌上桑〉:「秦氏有好女,自名為羅敷。……行者見羅敷,下擔捋髭鬚。少年見羅敷,脫帽著帩頭。耕者忘其犁,鋤者忘其鋤。來歸相怨怒,但坐觀羅敷。使君從南來,五馬立踟躕。使君遣吏往,問是誰家姝。……使君謝羅敷:寧可共載否?……」
  斯斯文文的美女羅敷,人見人愛,害得擁有私人飛機和遊艇的使君,都動了情(古時五匹馬拉的馬車,就是現在的私人飛機和大遊艇)。於是使君邀請羅敷坐遊艇出海,或者坐飛機遨遊藍天。結果羅敷推卻了,因為她有心上人了,怕他誤會。使君也不失君子風度,祝他們百頭到老。但是使君失戀了,怎麼辦?
  詩經周南〈關睢〉:「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……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;悠哉悠哉,輾轉反側!……」
  失戀的使君沒有發脾氣,沒有想不開,他跑回家,倒頭大睡,轉換了幾次睡姿,迷迷糊糊發了一場好夢,醒來又是一條好漢。
  這就是我們的老袓先,失戀了,嚐苦果了,不怨天,不尤人,多麼可敬!再看看現在的不肖子孫,多麼窩囊!失戀了,就拿我出氣,有的滿臉眼淚,兩把鼻涕,心懷不軌地哭得死去活來;有的不怨自己沒有飛機、遊艇,反怪我沒有樓,沒有車;有的更酸毒發作,臭嘴巴罵人「狗男女」。
  不爭氣的子孫,談情說愛,他們不懂,只會蹂躪愛情,駕著爛車作狀撞我,又誹謗我的情人。教育界的攪屎棍也甭再為了滿足私己的支配欲,冒充月老,亂配鴛鴦,愛情是兩情相悅。你們再亂弄,不但真愛真情絕跡人間,任何美好的事物到了你們手中,都會變質、發臭。
          (四) 反自由,反人權,害人利己。
  自由是人類偉大的發明,不是涼快的冷氣機和好味的雪糕。自由是滋養靈魂的陽光和雨露,令我們超脫於禽獸,生存的有意義,冷氣機和雪糕只帶給肉體一時的快感。但是自由是空洞的,冷氣機和雪糕是具體的,所以人類又豐富了自由的內涵,戀愛的自由,言論的自由,信仰的自由,遷徙的自由,擇職的自由,創作的自由,結社的自由,免於受恐懼的自由,免於被迫害的自由……享受自由的權利,就是人權。
  雖然自由有了豐富的內容,但是自由的各種內涵,只是抽象的名目,沒有價值。於是為了體現自由的價值,為了將自由的內容具體化,為了保障人類享受自由的權利,我們設立了法律:

  〈世界人權宣言〉第三條:人人有權享有生命、自由和人身安全。
  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〉第二章第三十七條: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。
  〈基本法〉第三章第二十八條: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。
  我不知道甚麼是香港的核心價值,可是我深信,享受各種的自由,不只是香港人的權利,也是中國人的夢想,更是全人類的普世值價。教育我們的子孫,自由的可貴,去追求享受自由的權利,使自由飄香、結果於人世間的每一個角落,是教育工作者的神聖使命。
  〈世界人權宣言〉第二十六條:教育的目的在於充份發展人的個性,並加強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尊重。
  教育界的攪屎棍們很有個性,雖然人權和自由的洪流浩浩蕩蕩,可是他們要逆流而上。對於不做聽話的哈爬狗,不做咬人的狼狗,決心求真理的我,攪屎棍視為洪水猛獸,要打倒,不惜褻瀆國家的憲法,和香港的基本法,冒犯人權。
  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〉第二章第三十八條: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。禁止用任何方法對公民進行侮辱﹑誹謗和誣告陷害。 
  他們侮辱我潦倒,不懂人事,不做鄉愿;誹謗我是大陸仔,臺灣佬,不似香港人,他們想破壞民族的和諧;誣告我討厭香港人,是變態色魔,他們想激起狹隘的仇外本土意識;他們用童男、童女作餌,想陷害我。
  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〉第二章第四十條: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。……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。
  〈基本法〉第三章第三十條:香港居民的通訊自由和通訊秘密受法律的保護。
  他們竊聽我的手提電話和家裏的電話,又跟蹤偷聽我的談話,然後將我的談話內容重新剪裁歪曲,離間我和朋友們的友情,向我的情人撥弄是非,中傷我,更詆譭我對香港和國家的情感。
  例如,我曾說:「香港的可貴處在於法治和自由,香港人要維護法治,使法治精神不墮。這是香港之福,對中國的法制改革,也起了正面的示範作用。只要香港的發展沒有脫軌,大變動,中央政府應該放手,扮演守護神的角色,讓港人治港,少些干預。如果有人膽敢挑戰香港的法制,侵害自由,香港的執法者又避而不理,中央政府就要為香港斬妖除魔。」可是教育界的攪屎棍,只抽取我的話「中央政府少些干預」,改為「中央政府不可干預」,作為他們行惡害人的護身符和避彈衣。
  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〉第二章第三十九條: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。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。
  〈基本法〉第三章第二十九條:香港居民的住宅和其他房屋不受侵犯。
  他們偷窺我的私隱,又怕我不知,透過不同的渠道,暗示在我家裏裝了針孔攝錄機。再厚顏無恥地威嚇我,我在家裏看過甚麼書,做過甚事,他們都知,連我的屁眼都失守了,更公開造謠,抹臭我。被著教育家的外衣的攪屎棍,知法犯法,公然侵害我的私隱,令我終日生活在惶恐中,奪走了我免受恐懼的自由,迫我在他們的淫威下低頭。
  香港教育學院是香港最大的師職培訓機構,任重而道遠,應該是愚昧和無知的對抗者,更是法治和自由的播種者,不能淪為侵害人權和自由的滋蔓地。臺灣阿里山的百年神木倒了,不是倒於雷電和風雨的摧打,而是毀於自身根柢的壞死。如果無視法治和自由的精神,從教育界開始腐爛,拱衛法治和自由的聲音喊得再大,最終只是空洞的口號,中國人也再次被譏為「一個只會喊口號的民族」。
  李教授,以上是兩年來,教育界的攪屎棍打壓我的主要惡行,只是滄海一粟,但是我不能再寫下去,要不會破壞香港的國際形象。簡而言之,他們的劣行可分為三招:
  第一招,拉攏利誘學生,與讀書求學問無關,與教育改革無關,要學生做聽話的哈爬狗,做好勇鬥狠的狼狗,搞得是連黨結派,山頭主義。
  第二招,不聽話的學生,不以理折服,玩跟蹤、竊聽和偷拍,違反人權和法治,要收集學生的不是,編造成黑材料,準備幫學生寫墓誌詺,所謂「順我者昌,逆我者死」。
  第三招,阻止後浪推前浪,青出於藍勝於藍。無視自己的可恥行為,緊抓學生過去的缺失,作為自己生存的救生圈和氧氣樽,否則「執子之手,與子皆亡」。
  這一篇文章沒有溫柔敦厚,因為攪屎棍視溫柔敦厚為逆來順受,好欺負。這一篇文章用了些不雅用語,比起李教授在立法局舌戰群雄的勇氣和反斗,實有班門弄斧,東施效顰之嫌,請李教授原諒。但是這一篇文章,字字發自肺腑,沒有半點假話,希望李教授明白,詩云「滿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。都云作者癡,誰解其中味?」。
  敬此!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香港教育學院畢業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 六月二十九日二零零四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