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16/08/06, 15:34 | 教育 | (1085 Reads)

"德哥" <yy@yahoo.com.hk> 在郵件 http://mysinablog.com/news:41493b0$1@newsgroup.com.hk中撰寫.....
> 我都是教院畢業...基本上教過我的人, 同我做過同學的人, 無人唔識 我......  
> 我有數個疑問對蔡小軍
> 1)你的學生編號是什麼?
> 2) 教院講師如何具體地迫害你呢?請將詳情描述......
> 當然....你提到宿舍生活的內容或者係真!!!.

我的回應:
 「基本上教過我的人, 同我做過同學的人, 無人唔識我」這句子是套套邏輯,毫無意義,請你不要再寫了。
 「你提到宿舍生活的內容或者係真
!!!.」,從「或者」二字,可見你猶豫,在係真或係假間猶豫。你是教院的畢業生,經歷過,是不能猶豫,真假不分。希望在黑白間,在正邪間,你能當機立斷,不再猶豫,不看那邊人多,那邊聲音大,那邊金子多。

  我的學生編號,你無需知道,你的,我也不想知道。你要知道的,我同你都是香港教育學院的畢業生。香港教育學院的招牌要亮要響,要發揮在教育界的價值,教院的畢業生文章要寫得好,頭腦不能糊塗,不僅會兩文三語,更有兩文三語的思維,不能替教院遮醜。

  你要的證據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emoticon  證         據 1

1)在教院寄宿時,我投訴有些寄宿生,夜晚時,好吵鬧,不讀書,校方沒有妥善處理,有楊姓老師一面暗示我教訓吵鬧的寄宿生,一面示意讓我轉住導師房。我沒有理他,結果吵鬧的問題沒有解決,愈演愈烈,悲劇收場。
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
2)校方無妥善處理,創造讀書環境,反而有教院的楊姓教師暗示我教訓他們,吵鬧的學生也變本加厲,演變至意氣之爭,不斷地向我挑釁,我忍無可忍下,痛打了其中一位卑劣的學生。結果上警局,上法庭,我要守行為九個月,挑釁被打的學生,後來上了報紙,化身為教院宣傳招收新生的樣板,說他畢業後前途如何光明,教名校,然而就是不提他畢業前如何鬼混。
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
3)我在教院讀書時,打了人,有老師不只幸災樂禍,還落井下石,說我想打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
4)打架的事件發生在兩年前,我向董先生重提,因為這件事餘波未了,有人要翻炒舊事,還歪曲事情的始末,誣蔑我是打了人而逍遙法外的流氓。
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
注)在教院宿舍裏,除了學生半夜吵鬧,跟打架事件差不多同時發生的,還有男同學偷看女同學洗澡,報紙有報導;還有半夜,有些男同學帶女孩子回寢室鬼混,有的不幸被突擊搜查捉到。

今天,一切的事情都煙消雲散,只有打架一事萬古常青。

              emoticon 證   據 2

1)我在教院時,有楊姓老師悄悄地在我耳邊說:「他們的博士學位,是用錢在海外的野雞大學買回來的。」雖然我沒有睬,但是令我皺眉的,是那位楊姓老師,後來跟在野雞大學鍍過金的老師成了戰友,我成了他們的敵人。
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
注)我去大尾篤玩滑浪風帆,曾在附近的快餐店吃午飯,他們曾一起出現,惡狠狠地盯著我。

           emoticon 證   據 3

1)更有楊姓老師玩手段,明說要栽培你,暗地裏示意要聽話。聽話的內容,與求學教書無關,與教育改革無關,而是要你「埋堆」,因為要建立自己的班底,為了測試你聽話的忠誠度,迫你跟某女子復合,不可與某女子談戀愛。不聽話,讀書求進的機會甭提了,……恐嚇你說:「你不怕甚麼也沒有?」。
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
2)偷偷仿著學生的筆法寫情信,公開又批評學生痴心妄想,奚落學生潦倒,更鼓動哈爬狗,嘲侮學生無錢無樓無車,抹黑學生,性能力有問題,是變態色魔。
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
3)有身為教院教師的,追不到女孩子,覺得沒有面子,挑撥慫恿新的追求者,在地鐵站跟我碰面,向我挑釁,迫我退讓,在地鐵車廂內幾乎變為武鬥。
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
4)教院的惡老師滿腦子的專制思維,不在教學和學術研究上表現自己,影響學生,卻毫無羞恥地干涉我的感情生活,以「沒有談過話,就不准談戀愛;沒有樓,沒有車,就不准談戀愛」作為介入的藉口,更蒙蔽群眾,一起叫囂。在叫囂聲中,教院的惡老師補償了追不到女孩子的失意,藏起了抄襲學生的情書,被揭破的醜態。

給張文光先生的信

5)一個不懂宗教,不懂愛情的社會,善惡不分,美醜不辨,是地獄。在地獄中,我常受到無聊電話的騷擾,說:「人地嘜都有,你明的……」,暗示要我放棄愛情,否則甭想教書、讀書,近來更有恐嚇的聲音:「你唔怕嘜都冇?」。
給張文光先生的信
注)中傷我的三級字眼,和我回敬的四級詞句,不能寫出來,對不起!
                emoticon 證  據 4
1)在教院時,有一天,有教院的楊姓老師向我說:「不怕你抖出來,不怕你跟教院打官司,教院大把錢。」我乍聽下,傻了眼,後來駭然發覺,我瀏覽色情網站,已被監視。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2)從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到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,我完全沒有瀏覽色情網站。可怕的是我代課時,有人造謠我仍在看,更向我教的學生重傷我。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3)我在學校代課教書時,一些不明事理的教師被利用,助紂為虐。有的教師刻意刁難,使我教學不得順暢;有的向學生中傷我,想學生說我的壞話;有的在我背後竊竊私語,訕謗我,大多毫無根據,只是道聽途說。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
4)我代課教書時,就有人在我背後竊竊私語,散佈我是陳世美;有時在我家附近,也有說我玩完一個又一個的聲音。
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5)我離開香港,到臺灣碰運氣,找工作機會時,和在深圳從事地產工作時,攪屎棍還纏擾不放,向我遇見的人偷偷地搬弄是非,對我先揚後抑,破壞我的形象,阻礙我找到好的工作。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注)我代課時,知道內情,同情我的教師,雖然畢業於教院,都搖頭,不值攪屎棍的所為,告訴我「債有頭,冤有主」。
           emoticon 證  據 5

1)我更換了手機號碼,還末告訴身邊的朋友,就有女子,打我手機,自稱是我的舊同學,約我晚上見面,被我揭穿後,就急急地關電話;有謊稱無家可歸,故作可憐的小女孩,向我要錢,還不只一次在我面前出現;在泳池的更衣室,有基佬色眯眯地看我更衣,要跟我相好。類似的事情只是滄海一粟,匪夷所思,不時在我身邊發生。

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
2)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〉第二章第三十八條: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。禁止用任何方法對公民進行侮辱﹑誹謗和誣告陷害。 

他們侮辱我潦倒,不懂人事,不做鄉愿;誹謗我是大陸仔,臺灣佬,不似香港人,他們想破壞民族的和諧;誣告我討厭香港人,是變態色魔,他們想激起狹隘的仇外本土意識;他們用童男、童女作餌,想陷害我。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
3)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〉第二章第四十條: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。……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。

〈基本法〉第三章第三十條:香港居民的通訊自由和通訊秘密受法律的保護。

他們竊聽我的手提電話和家裏的電話,又跟蹤偷聽我的談話,然後將我的談話內容重新剪裁歪曲,離間我和朋友們的友情,向我的情人撥弄是非,中傷我,更詆譭我對香港和國家的情感。

例如,我曾說:「香港的可貴處在於法治和自由,香港人要維護法治,使法治精神不墮。這是香港之福,對中國的法制改革,也起了正面的示範作用。只要香港的發展沒有脫軌,大變動,中央政府應該放手,扮演守護神的角色,讓港人治港,少些干預。如果有人膽敢挑戰香港的法制,侵害自由,香港的執法者又避而不理,中央政府就要為香港斬妖除魔。」可是教育界的攪屎棍,只抽取我的話「中央政府少些干預」,改為「中央政府不可干預」,作為他們行惡害人的護身符和避彈衣。
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

 

4)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〉第二章第三十九條: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。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。

〈基本法〉第三章第二十九條:香港居民的住宅和其他房屋不受侵犯。

他們偷窺我的私隱,又怕我不知,透過不同的渠道,暗示在我家裏裝了針孔攝錄機。再厚顏無恥地威嚇我,我在家裏看過甚麼書,做過甚事,他們都知,連我的屁眼都失守了,更公開造謠,抹臭我。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
5)我說過做過的一切,從對蠢夫愚婦的笑罵,到夜半失眠時的長嘯高歌,如果那些無賴都知道,那麼他們必定從事違法的監聽偷拍,犯了刑事罪,否則他們無中生有,犯了造謠中傷罪。

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6)教院的惡老師為了鬥臭我,不惜花幾十萬的金錢,玩跟蹤、竊聽和偷拍。幾十萬對於我,是很大的數目,可以聘請很多位超額老師,是他們一年的薪金;也可以作為獎學金,培養一位大學生。可是這筆錢不聘我作老師,不給我進修深造,卻用來滋生邪惡,加上壞學生作幫兇和跑腿,實要置我於死地。(現在花費的金錢,巳過了一百萬)給張文光先生的信
注)我報過二次警,第一次,CID警長暗示要不了了之;第二次,肩上有一顆星的警局值日官,跟我面談,告訴我,在香港有錢「大晒」,更好言相勸,要我去買六合彩,等中了頭獎,再報警。
           emoticon 證       據 6
1)最令我憤慨的,是在監控我的人中,有前殖民地情報機關的顧員,現化身為香港教育學院的教師。所以為了監控我,手段卑劣,跟蹤、偷拍、錄音、竊聽電話……,無所不用其極;更設局陷害我,利用流氓助紂為虐;更恐嚇我,封殺我投訴的途徑。
給高祀仁先生的信
2)當我到紐西蘭旅行,花錢去跟縱,造謠我是中國的間諜,現在更誹謗我是「中方的人」,去分化持不同政見的人,破壞香港的和諧。給高祀仁先生的信

3)說真的,我有點害怕,害怕已「投誠」,在中國的蔭庇下,更加肆無忌憚,愚惑愛國人士,利用多年經營的人脈網絡,拉別人下水,對於人微言輕的我,無止境地打壓和玩弄。

給高祀仁先生的信

注)中國人遇過很多鬼,有西洋鬼子,有東洋鬼子,都不可怕。可怕的是有些中國人心裏有鬼,一但受了醜陋的中國人的愚弄,心裏的鬼就要找替身,具體化。我由國民黨的特務,變身為共產黨的間諜,現在又謠傳我是民進黨的特工。我到網上的「大中華論壇」發表文章,壇主和版主以為我來拆壇踢館,現在被拒於門外,連已發表的文章,都被刪除了。近日,雖然能連結上大陸的網上論壇,但是不能瀏覽,不能發表文章,過去是從沒有發生過的。
        emoticon 證 據7,證 據8,證 據9,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2004年10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