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03/10/06, 15:31 | 我思我在 | (1247 Reads)
  「積極不干預政策」與「積極不干預過時論」,孰是孰非!?
  經濟活動是一場生產、交轉和消費的遊戲。有好的規則,這場遊戲,就如籃球賽和足球賽,自然會順暢地進行。
  政府的角色就如比賽中的裁判,太多的哨子聲,比賽就不好看了。

  不同市場的參與者,為了追求最大的利潤,最便捷的方法就是操控價格。最低工資也是一種操控價格的行為,因為弱勢者沒有能力議價,唯有希望政府插手,訂立最低工資。
  香港的生活指數很高,如果不能提高香港人的競爭力和生產力,香港的高生活指數,就是香港未來發展的高成本。照顧社會上的弱勢者,除了最低工資,還有公屋減租,綜援等,這些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。
  香港人要有競爭力和生產力,我的看法,就是維護香港的法治,中、小學的教學語文改為中文。
  我的遭遇或能給大家一些啟示,我的智慧、語文能力和生產力都不低,也很努力工作,可是也淪落為弱勢者,屬於赤貧一族,為甚麼!
  因為有人犯法,就靠說謊、造謠和抺黑,為自己的醜陋正名。
  社會評鑑事物的標準,不是訴諸客觀的法律,和理性的精神,而是蠱惑和挑撥民眾,利用愚昧,給受害者貼上壞標籤,排擠和打壓受害者,令其不得翻身。更玩弄受害者對國家民族的情感,對追求知識的熱誠,對愛情的期盼,從而威脅受害者。這不但令香港的法治蒙羞,更是毒害人心,令社會文化變質,庸俗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