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07/10/06, 17:02 | 教育 | (1190 Reads)
2006年10月6日
  我曾在元朗這所中學代課,這位學長,相信我們見過,談過話。
  我在教院讀書時,也有小學弟在宿舍偷看小學妹洗澡,沒被逮到。要看美女,沙灘、街頭和網上有很多,免費的,合法的,沒有風險,可以光明正大地看。希望這位小學弟出社會做事,或到學校教書,別再偷窺了,要不闖出禍來,又連累教院,污辱教院的聲譽。
  樹大有枯枝,不能「一竹篙打一船人」,教院也有很多優秀的學生,我就是一位!
  在教院讀書時,有老師說要建立自己班底,在我耳邊抺黑別的老師,中傷其他同學,暗示有我好處,我不為所動,不理他。因為抺黑和中傷就像病毒擴散,老師傳給學生,學生做了老師,又傳給學生,傳給家長,遺害無窮。
  有些教院的畢業生不高興,向我瞪眼睛,怨我不為教院藏拙護短。我心中的痛,我的期盼,他們不懂!
  今年的諾貝爾科學奬,包括物理學,化學和生理學,都由外國人囊括,沒有一位是黃皮膚、黑眼睛,這是我心中的痛!過幾天,將要公佈諾貝爾經濟學奬得奬人,我多麼期盼得奬人是黃皮膚、黑眼睛,而且不是外國製造,是由我們的教育體系培養出來的。

2006年諾貝爾獎科學獎得主

undefin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