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13/11/06, 16:35 | 我思我在 | (882 Reads)
  短片來自香港電臺的《傳媒春秋》,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的一集。
  女記者的手提電話有怪聲,指講電話時,電話裏傳來另一種聲音,有點像插播,有點像輕聲的背景音樂。我跟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的主任通電話時,就隱隱約約另有聲音對我說:「咁都不明,就係要你走!」
 
明報2006年11月11日公民黨湯家驊指其大律師辦公室內的電腦。近兩星期開始,他發現私人電郵被人偷看,他對此不感到擔心,更說只感到很好笑,因為他們沒什麼特別選舉策略讓人偷看。(周展鴻攝)undefined
  過去的三年,我常受到電話裏的怪聲打擾。兩位記者的電話被竊聽,只在某些敏感的日子,跟我相比,不必大驚小怪,又不是被偷拍。
  公民黨的湯家驊先生,他的電腦被入侵,電郵被偷看。我的電腦也被監控,電郵箱的資料也曾被人刪掉,這是過去的三年常發生的。湯家驊先生的電腦被監控,只在二週前發生,跟我相比,也不必大驚小怪,又不是被偷拍。
  除了電話被竊聽,電腦被入侵,我還受到不見人的聲音搔擾:
  「走啊!」
  「你昨晚做過乜,都有人知!」
  「你去到邊都有人知!」
  「佢係對方地人啦!」「佢係民進黨的人啦!」
  有時上網瀏覽招聘廣告,怪聲又從窗外飄了進來:
  「睇下有某人敢請你!」
  「裏面也有我的人!」
  怪聲有時會罵髒話,晚上睡覺,也會被奇怪的聲音吵醒。長期下來,搞得你睡眠不足,精神不振,暴飲暴食,會愈來愈胖。
  我沒有組織政黨,很欣賞特首,從沒想過找他辯論,也沒有從事敏感的行業。我動輒得咎,只好韜光養晦,縮小活動範圍。可是有人仍然不滿意,挑撥愚夫蠢婦,瞪眼睛,七嘴八舌地把怪聲的內容重新播放一遍。
  我一介草民,奉公守法,為何受到這種特別的恩寵?因為我在教院遇到誤人子弟、身份特殊的壞老師!
  想起劉少奇先生被批鬥的情景,看到鄧樸方先生的雙腿,手提電話被竊聽,電腦被入侵,電郵被偷看,怪聲異音的搔擾,就更不必大驚小怪了。
  法治精神不彰的社會,罪惡在愚昧、忌恨和貪婪的滋養下,會慢慢地茁壯,如毒瘤般,最後變為更殘暴的集體犯罪,近者如貪污腐化,遠者如文化大革命,那就是無法無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