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28/11/06, 16:57 | 我思我在, 教育 | (897 Reads)

平均分: 10.00 | 評分人數: 1
  臺灣有很多國民黨的老兵,當年國共內戰,炮聲隆隆,硝煙四起,他們年輕,跟共產黨有過折,現在年老了,對中國這塊土地仍有很深厚的情感,打心底是不想中國分裂的,希望中國富強,不再有戰亂,不再是東亞病夫。
  我落難時,「著草」到臺灣避風頭,身無分文,舉世無親。有位民進黨閱人無數,說我不是壞人,請我喝酒。他跟我說:「我從沒有公開搞臺獨,我老爸是國民黨的退役軍官,是少尉。老爸正躺在病床上。」
  他的行為和一番話,令我感動,也令我驚訝。那已失落的中國古典式的忠孝仁義,竟然在這「花不香,鳥不語」的小島上還找得到。這種美德已經不多見了,只能禮失求於野了!這不是危言聳聽。
  二年前,我曾寫道,
1)在教院寄宿時,我投訴有些寄宿生,夜晚時,好吵鬧,不讀書,校方沒有妥善處理,有楊姓老師一面暗示我教訓吵鬧的寄宿生,一面示意讓我轉住導師房。我沒有理他,結果吵鬧的問題沒有解決,愈演愈烈,悲劇收場。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2)校方無妥善處理,創造讀書環境,反而有教院的楊姓教師暗示我教訓他們,吵鬧的學生也變本加厲,演變至意氣之爭,不斷地向我挑釁,我忍無可忍下,痛打了其中一位卑劣的學生。結果上警局,上法庭,我要守行為九個月,挑釁被打的學生,後來上了報紙,化身為教院宣傳招收新生的樣板,說他畢業後前途如何光明,教名校,然而就是不提他畢業前如何鬼混。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3)我在教院讀書時,打了人,有老師不只幸災樂禍,還落井下石,說我想打給董建華先生的信
4)我在教院時,有楊姓老師悄悄地在我耳邊說:「他們的博士學位,是用錢在海外的野雞大學買回來的。」雖然我沒有睬,但是令我皺眉的,是那位楊姓老師,後來跟在野雞大學鍍過金的老師成了戰友,我成了他們的敵人。給李國章教授的信
  在我上警局,上法庭前,楊姓教師又出現了,在我耳邊悄悄地勸我,要我認罪,他已安排好了,裏面有他的人。
  我是中文系畢業的,期盼中華文化的完整和復興,沒有跟民進黨合流,更不會跟混身在教育界,身份特殊,誤人子弟的冒牌老師同污。
  寫了那麼多,跟標題「變節特工被毒殺」有何關係?當然有,有人曾暗示,要在我的食物中下毒。
  我只是普通的國文老師,科班出生,不是半途加入教育界,沒有特殊的身份。特工界的監控,截取通訊和變節,都與我無關,零零七占士邦是不會在我的食物中下毒的。如果有優秀的特工想嚐嚐教育的喜悅,學術思想的自由奔放,我很樂意彼此交換角色,攻守易位。
  教育是社會永續發展的基石和動力,教育界如果充斥著偷拍恐嚇,挑撥離間,造謠抹黑,走狗學生的叫囂造勢,教育會變質,成為社會發展的絆腳石和阻力。

2006年11月2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