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07/07/07, 16:55 | 我思我在 | (1233 Reads)

平均分: 8.08 | 評分人數: 13
  縱觀歷史,歷史的演進有軌跡,從奴隸制,神權制,君權封建制,獨裁專制,到政黨議會制,由高度的集權,到權力下放,以民為本,民享、民有、民治,這是歷史演變的軌跡。
  鴉片戰爭後,中華文化被迫轉型,由帝王君權制,到軍閥割據時代的強人軍政,到今天「集體領導、民主集中、個別醞釀、會議決定」的中央政府,祖國大陸在進步!
undefined   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都是西方製造。共產主義的理想有吸引人的魅力,當共產主義脫離現實,少了理性,多了神性時,資本主義自我修正,更貼近共產主義的終極理想。鄧小平先生力挽狂瀾,令共產主義回歸現實,「不管白貓黑貓,會捉老鼠就是好貓」,拼經濟,搞有中國特色的民主社會主義。
  經濟的發展和繁榮,必引發政制的改革和完善。溫家寶總理說:「社會主義由不成熟到成熟,由不完善到完善,由不發達到比較發達,還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。在這個階段當中,我們要實現兩大任務,推進兩大改革。
  兩大任務就是:一是集中精力發展社會生產力;二是推進社會的公平與正義,特別是讓正義成為社會主義制度的首要價值。兩大改革:一是推進以市場化undefined 為目標的經濟體制改革;一是以發展民主政治為目標的政治體制改革。」
  以民為本,民享、民有、民治的呼聲,不是來自草民,而是執國柄者,祖國大陸在進步!
  港英時代,香港港督都是英國政府委任的英國人。英國政府是民選產生的,但是港人無投票選舉權。回歸前的香港,不可能有普選,港人治港。民選產生的香港政府,必然以華人為主,更會顧及祖國大陸,這會損害英國的利益。雖然如此,英國必竟是民享、民有、民治的國家,英國人治下的香港,仍是有法治精神的社會。至今在一國兩制下,香港有制度上的優勢,就是以彰顯法治為傲。
  回歸十年,港人治港,公務員不再只是公僕,也能當家作主。至於普選的支undefined 票何是兌現,香港的政制發展是進步?還是退步?規範性的答案,留待社會賢達判斷。社會和諧,經濟繁榮,是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期盼,不作他求。穩中求變,循序漸進,達至雙普選,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對香港政制發展的共識。
  曾特首說:「未來的十年是香港的黃金十年!」回歸後,香港跟祖國大陸休戚與共,從大家一起吃貴豬肉可證明。如此演而推之,香港的黃金十年也是祖國大陸的黃金十年。雖然形勢大好,但是中國共產黨不乏居安思危,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英明俊傑。
  「市場化為目標的經濟體制改革,民主政治為目標的政治體制改革」在國際化的洪流中,作為地球村重要的一員,中華民族圖變的方向已沒有多少選擇。中undefined 共中央編譯局俞可平副局長宣稱中國共產黨正由「永久政黨」向「執政黨」轉變;胡錦濤總書記在中央黨校的講話也強調發展基層民主。
  祖國大陸從七十年代末的開放改革,迄今不過三十年,百廢待興,制度上仍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現在搞民主普選,風險很高。國家東西經濟的平衡發展,各項基礎建設,也需要有效率的中央政府主導。
  推行民主選舉,香港是塊寶地,香港已是高度發展的城市,有相對較為完善的制度,民主選舉有助於延續東方之珠在國際上的美譽。香港是名副其實的國際城市,對上海和北京發展為國際都會,提升國家的軟國力,長遠也是正面的促力。
undefined   「『成大事者不謀於眾』,除了選舉、暴動與鼓掌外,群眾全無用處。」這是李敖先生的話。
  回顧中華二千多年的帝王專制歷史,群眾的暴力革命不絶,都是為了解決吃飯的問題。皇帝可以換人做,但是家天下的觀念,「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」的思維千古不變。至到大清末年,洋鬼子的出現,東方的農業文明跟西方的工業文明碰撞,中華民族的觀念和思維才開始起了根本的改變。
  歷史把中華民族復興的擔子交給了中國共產黨!七十年代末,東南沿海一帶首先開外改革,吸引外資,先富起來,再接納西北部過剩的勞動力,满足了十三億人吃飯的基本人權,綜合國力也增強了。身為群眾的一份子,在此向中國共產undefined 黨熱烈鼓掌。
  烽火神州,百年動亂。過去的一百年,香港相對安全穩定,庇護了無數的難民,也讓大量的新移民湧入。可幸六、七十年代,香港的經濟起飛,解決了六百多萬人吃飯的問題。
  衣食足然後知禮儀!英治下的香港,常被咎病有法治,有自由,沒有民主。港英政府的權力雖然源自民選的英國政府,但是港英政府沒有在民治上著力,這是值得批評的。龍應台女士說:「殖民思維有幾個特點:一不重視本土文化和歷史,二不重視草根人民,三不重視永續發展。」
  民主民治的能力是中華文化最弱的一環。民主是在「亂」中求序,不同思想的互相激湯,異中求同。一個民選的政府,權力來自普羅市民,必然聆聽老百姓undefined的心聲。在法治和民主選舉過程中,培養理性的思辯和科學的精神,在此基礎上,加強國民教育和中文教育,必事半功倍,社會文化會有另一番新氣象。
  香港八、九十年代百業興旺,一片欣欣向榮,尖沙嘴的夜總會人流不絶,夜夜笙歌。今天,香港的經濟仍在增長,但是不可能再重返昔日的繁華。香港的經濟發展會愈來愈依賴祖國大陸,在經濟的轉型和整合中,貧富差距會不斷擴大,最受影響的就是草根市民。經濟掛帥已不能完全疏導老百姓的怨言和牢騷,搞民主選舉,捨棄港英時代的菁英政治,深化港人治港,從各方面考量,有其適時處。
  香港駐有解放軍,可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,在香港辦民主普選,風險低,利多弊少,而且香港市民民主民治的經驗,不論成敗,對祖國大陸日後的政改,都有參考的作用,也能突顯一國兩制的價值。
  六四政治風波是個關口,必須在速變和緩變中選擇。過去抱著「摸著石頭過河」的心態,看得不遠,想得不深,因為沒有準備,愴惶決擇時,無論速變或緩變,都要付出殘痛的代價。廿十多年過去了,國家未來的走向漸漸清晰了。香港的政制發展要放大來看,民主普選是中華民族緩變中不可缺少的一環!
集體領導、民主集中、個別醞釀、會議決定!
undefined


emoticon

你認為本港應何時實行雙普選? (2007/07/13)
2012
2016/2017
2016/2017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