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亨利 | 30/09/07, 13:51 | 我思我在 | (1283 Reads)
  要品嘗民主政治的香甜果實,沒有普選的時候,大家要支持民主派。等到有雙普選,大家要變節轉向,擁護民建聯。這道理很深,很多人不懂。  
  合法的公民沒有投票的權利,就要反對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。真正的民主普選來到時,才是時候討論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的程序。這道理有點深,很多人不懂。
  滿街的豬,沒有尾巴的蠢豬,只有我有尾巴,昨晚的夢境。
  乘坐巴士,想摸鄰坐空姐的美腿,先告訴她,你是大富豪,大律師或大醫生,她一定任郎肆意憐,也許還肯做你的小老婆或情人,如果你長的不難看。這道理很淺,不是黑色優默。君不見港大高材生非禮,獲輕判感化
  民主和法治是不能分割的。沒魚的水,是死水;離開水的魚,是死魚。為了香港的民主和法治,不太笨的選民們要投代表民主派參選的陳太,也為了陳太免於淪為示眾的材料。
  許家屯先生強調,香港選出來的特首需要愛國愛港,又不點名批評陳方安生「忽然民主」。「有人至今還聽英國人話,為英國人服務,在回歸後不同回歸政府好好合作,給她機會也不好好合作,忽然民主起來,這樣的人你叫共產黨、叫中國放心嗎?」
  凌戈先生寫道:「港島區立法會議席補選,反對派將其定性為支持普選與反普選之公投,藉此向北大人叫陣。陳方安生也就急不及待的走到台前,儘管口中說要和中央增強溝通,實際就為反中亂港大業充當悍將。」
  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葉國華先生說:「中國建國接近六十年,過去一浪接一浪的政治運動,使香港人對共產黨產生恐懼感和反感,八九年六四事件更令不少香港人對中央離心。確實香港跟大陸存有深層矛盾,就是彼此不太信任對方,往往容易以陰謀論去解釋。」
  西方的民主精神源於古西臘的城邦議會政治。探索科學真理的精神,不畏驅逐和毒藥的理智、公開的思辯,是古西臘文化的精髓。
  八十年代末,祖國大陸開始著手基層民主選舉,由下而上,希望民主政治的美質能在中國植根、開花和結果,中華文化能穩步邁向法治的社會,人民當家做主。
  祖國大陸冒進搞全民普選,風險高。漸進式的政治改革,要走在法治的寬坦的道路上。民主選舉的初步應該在大城市和大都會開始,把選票賦予有思想,有承擔,有錢,有閒,不為三斗米折腰的小康階級,由他們作為民主政治改革的先鋒。
  建設法治和民主的公民社會,先從大城市和大都會開始,先從香港開始。
  陳太和葉太都是女中英豪,都是我們的至愛。陳太如當選,香港良心,希望她能多提議案,為人權立法,香港向來缺少純粹為人權立法。葉太如落選,也不必氣餒,「One cannot step twice into the same river.」是錯的,「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纓;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吾足。」是對的,明白其中道理,日後仍能再戰江湖。

香港寶寶 


     
     undefined